足球看盤,父親的“煙事”

  足球看盤還記得,自己很小很小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,莫過于“奉父親之命”去小店買香煙了,因爲從中可以撈到買糖果的錢,所以當我兜著煙盒蹦回來時,嘴裏總是塞得滿滿的糖果。
  那時買的煙比較貴,都是諸如“中華”之類。有時我也耐心等父親點燃一根,看他悠閑地坐下,深深地吸一口,然後嘴裏吐出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圈圈。我在一旁好奇地數著,爲他一次又一次地“破紀錄”歡呼雀躍。
  孩提時代的我,對父親最深的印象,除了逗我樂時的笑顔、懲罰我時的怒目之外,大概就是那一圈圈緩緩上升的白色煙圈了。
  隨著一天天長大,我卻發現父親買煙的機會越來少了。和那時的一包包買相比,如今他改抽“七匹狼”。而且,煙的價格也有所下降。當我問父親原因時,他說:“這年頭賺點錢實在不容易,便宜的煙還能省點錢呢。”
  生活的壓力開始在父親的額上眼下留下深深的痕迹,我看他吸煙時,時常半皺著頭。曾經好幾次聽到母親這麽說:“你呀,少抽幾支吧,看牙齒都發黃發黑了。”但是這“惡習”在父親身上終究沒有絲毫改變的迹象,唯一改變的是香煙價格的下降。
  我上中專時,父親花掉了大部分積蓄在老家翻了新房。父親從此更加辛苦地工作,忙于學習的我幾乎遺忘了父親的“煙事”。
  直到有一天,我在父親臥室找到東西時,摸到櫃台的最後一層抽屜深處,似乎有兩個方方的東西,抽出一看,竟是兩包煙。我的鼻子一下酸酸地:這可是兩包劣質煙啊!父親,父親……爲何要把煙藏在這樣的地方?爲何不想讓兒子看到?父親啊,父親……
  其實,我明白,讀技校累的不是我,而是父親。一次路過便利店,店裏的玻璃櫃裏是一包包整齊排列這的香煙。我想,什麽時候,要給父親帶上這裏最貴的煙……

  我是一名六年級的畢業生。在和同學們共處的最後一個學期裏,同學們的情深,使我永生難忘。然而,在那個學期裏,令我印象深刻地,莫過于照畢業相的那天了。
  我清楚地記得,那天,大家是在高興之中參雜幾分不舍度過的。一大早,老師和同學們就聚集在操場上,等待著照相師的到來,在這難得的空閑之余,同學們開始送各種畢業禮物,還准備了同學錄,大家一起埋頭寫著。珍貴的時間總是過得那麽快,不一會兒,這時間就偷偷地溜走了,照相師帶著他的“黑盒子“來到了學校。寫同學錄的同學們在老師和照相師的催促下停了筆,站到了‘龐大的家族隊伍’中。
  大家聚攏後,老師開始整理隊伍,同學們手拉著手站得十分整齊,照相師擺好支架,放上相機,一邊看著相機屏幕,一邊整理大家的站姿。不一會兒,隊伍站好了。溫暖的陽光撒在大家的身上,同學們的回憶伴隨著照相師的一聲“茄子”,一起裝進了相機裏。
  照完畢業相,大家的意似乎還未盡,老師站在主持台上宣布大家自由照相。同學們頓時樂開了花兒,拿出事先准備好的相機和手機,不停的“咔擦”聲和著純真的笑聲回蕩在校園。沒寫玩同學錄的繼續寫著;禮物沒送完的繼續送著;開心事沒說玩的繼續說著……整個校園此刻是如此的歡樂!可時間總是會過去,我們總是要面臨分別,那些在小學校園裏的開心事,放學回家的新鮮事,總要離我們而去。
  在回家的路上,我腦海裏回放著與同學們在一起學習、玩耍的場景,那些日子,多麽值得回憶啊!現實無論有多絕情,只要我們的心在一起,就永遠不會分開!
  回到了家,我把收到的禮物裝進了足球看盤最心愛的盒子,把與同學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刻在了心裏。隨著一聲歎氣,度過了難忘的一天。
  同學情深,意難忘。
?

2001